行业咨询
当前位置 :主页 > 行业咨询 >

不出20分钟

来源:http://www.aobsp.cn 发表时间 : 2021-03-30 02:45 浏览 :

记者接触的“车串串”均有共同的特征,一般只为乘客确定时间和人数,并确定上车的地点,至于上车后会不会转车、到哪里转车,均不会明确告知,有的甚至对坐什么样的车也含糊其辞。

这些乘客为何被甩在服务区?他们所要乘坐的车又在何处呢?当晚,高速交警联系上车主何某(5辆车车主均系他同一人),要求其到高速交警处接受调查。

然而,剑门关服务区根本容不下这200余人,所有乘客只能在露天等车。一个小时过去了,车没来;两个小时过去了,车仍然没来……

昨日下午,城北客运中心到上海的班次,最近的只有3月4日的了,但在“车串串”这里,可以第二天就上车。据一位“车串串”透露,当天一般只能定次日的车票,订票当日需先交一部分订金,次日上车之后再补上车票的差价。

昨日下午3点,按照乘客所说的地址,成都商报记者来到成都火车北站旁的城北客运中心。还没进售票厅,接二连三就有人过来,“走哪里,坐长途车不?”

“他们从车串串手上买票,坐到黄牛的车了。”高速交通执法一名工作人员介绍,有乘客表示,他们已排队到窗口,但售票员说已无车票,指着窗口外面一个人,称其有票,可以跟此人走,于是他们就跟此人离开,随后购票上车。

200余名乘客被转运到广元长途汽车站后,高速交警与广元市应急办、长途客运公司、客车负责人联系,商洽转移滞留旅客。昨日,广元长途汽车站相关负责人介绍,经协调,车站调配了5辆长途车,由以前收钱的车主付钱,统一出正规车票,将乘客转运。昨日下午2时,随着最后一辆车离开广元,200余名乘客全部安全转运,前往目的地。

让记者奇怪的是,这位保安还热心地打电话叫来了一位中年男子,“我帮你联系了个人,你跟着他去嘛。”记者跟随该男子来到车站入站口旁的一间名为“超长客运咨询处”的办公室。“好久走?几个人?”得知记者要去上海后,该男子一一询问。时间和人数确定之后,记者问到了坐车的地点,该男子说,如果在车站售票窗口买票,就在车站上车,“如果在我这里买票,就在站外上车”。

高速交警介绍,据车主何某交代,他在成都经营了一家票务公司,经营项目是团体票、火车票、轮船票、汽车票、飞机票、演出票等,主要是帮相关单位代售。他的5辆车都是跑旅游线路,没有固定路线。

记者在售票厅内询问一位正在巡逻的保安,长途客运票在哪里买。“你到哪里?”“上海。”只见这位保安一边指着售票厅的一个出口,一边说:“到超长客运点买票。”

“我见他穿着制服,而且他说是加班车,因此就相信了他。”刘先生说,随后,他交了150元订金,对方给了他一张一百元的手撕票,上面写着“合肥、一人”,走出车站后,刘先生被另外的人带到了成都国际商贸城,“在那个地方,我看到很多人在等车,而且陆续有人前来等车。”

对车站保安为“车串串”介绍客源的现象,车站方面并不知情。而车站咨询点被“车串串”霸占一事,的确是监督工作上存在疏忽,接下来将加强管理,对保安队伍进行整顿。

在暗访中,记者发现,除了城北客运中心售票大厅、超长客运咨询处以外,车站外还有很多“车串串”,他们所提供的路线包括省内各地级市,以及沿海一些城市。

城北客运中心方面称,对于车站保安为“车串串”介绍客源的现象,车站方面并不知情。而车站咨询点被“车串串”霸占一事,的确是监督工作上存在疏忽,接下来将加强管理,对保安队伍进行整顿,“车串串干这些,实际上还是抢了我们的生意。”城北客运中心工作人员提醒市民,切记在车站售票窗口买票,不要图一时方便和节约,坐不正规的客车,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何某交代,他的5辆车是旅游包车,不能直接到达目的地,于是联系了其他客运车辆,约在剑门关服务区接乘客,自己的5辆车则到广元运送其他旅客,因此将所有乘客丢在了服务区。但是,由于西安下大雪,转乘的车辆被耽搁了时间,因此久久没能到达剑门关服务区,打乱了所有计划。

昨日下午,高速交警表示,车主何某已被警方控制,此事也交由高速交通执法处理。省运输厅高速交通执法二支队四大队一名工作人员介绍,他们目前正在进行前期调查工作,待调查核实后,将进行严肃处理。

坐在“超长客运咨询处”内的五六个人,彼此间在相互交谈,记者分不清哪些是“车串串”,哪些是车站的人。但无论如何,实际情况是,一个站内的咨询点,站外的“车串串”却堂而皇之地在里面做起了生意。

下午3点10分,在“超长客运咨询处”办公室,这位保安介绍的“车串串”翘起二郎腿,一边喝茶一边让记者在咨询点缴费购票,该“车串串”还自称他的车是旅游大巴,属于车站的加班车。不过,这一说法后来遭到了车站方面的否认。

刘女士也有同样的遭遇,他们一行6名大人,1名小孩,前往无锡,也是在城北客运中心购票时,有穿制服的人前来称“外面有车马上走”,在每人交了100元订金后,被另外的人带到了成都国际商贸城等车。当天下午3时左右,5辆大巴车来到乘车点,刘先生等人上车并补上了全部票价。刘先生补了550元,另一名乘客杨先生到上海,一共被收取了650元。当晚7时左右,5辆车到达绵广高速剑门关服务区,带队的一名男子叫所有人下车,并称有另外的车前来转运他们。

成都商报记者随后找到城北客运中心一负责人,对方很确定地说,这些在站外售票的人不是车站工作人员,属于“车串串”。其实在城北客运中心售票窗口,每天都有到上海、深圳的车票出售。

成都商报记者将这一情况告诉了城北客运中心工作人员。不出20分钟,当记者与车站工作人员再次来到“超长客运咨询处”时,咨询处已大门紧闭,里面空无一人。

该妇女对记者打量了一番,“你是不是记者哦?”记者装做没听见,问了句“你这个车怎么走?好久走?”该妇女于是放下疑心,说,到上海票价为700元,明天早上8点到车站打电话联系。至于路线的情况她没有再说,但从她口中,记者听出大致的意思是,先到车站集合,会有专门的人把乘客带到一个地方,上一辆旅游大巴。

刘先生是德阳人,2月28日上午9时左右,他来到成都城北客运中心排队购票前往合肥。他介绍,他正在排队购票时,一名穿着车站工作人员制服、佩戴工作证的人员来到他面前,称外面有车马上走,不需要排队购票。

2月28日,刘先生等178名成人、20余名3个月至5岁的小孩,在“车串串”手上购买了到上海、无锡、常州等地的长途车票后,被带到成都国际商贸城,当天下午3时乘坐5辆大巴出发。然而,当晚7时左右,他们被甩在剑门关服务区,带队人称有车来接。当晚11时,已等候4个小时的乘客报警。随后,高速交警、高速交通执法等赶往现场处理此事。昨晨3时,6辆公交车在4辆警车压道下,将乘客送到广元长途汽车站。昨日下午2时,经过多方协调,200余名乘客乘坐正规车辆前往目的地。目前,售票人、5辆车的车主(系同一人)已被警方控制。

20余名小孩中,最小的仅3个月大,最大的也才5岁,根本受不了凌厉的寒风,大人只能将孩子用衣服裹住,紧紧抱在怀中。他们不停催促带队的人,对方只有一句话,“再等等,还有半个小时车就到了。”然而,车却迟迟未到。直到当晚11时左右,乘客们再也等不住了,怀疑上当受骗,拨打了报警电话。随即,高速交警、高速公路执法赶到现场,经调查核实,高速交警立即联系上广元长途汽车站相关负责人,同时通知剑阁县公交运输单位派出6辆公交车,准备运送200余人前往广元长途汽车站。 因公交车不能上高速,交警派出4辆警车,前面两辆警车开道,后面两辆警车压道,于昨日凌晨3时许从剑门关服务区出发,安全将滞留乘客送到广元长途汽车站。

城北客运中心一负责人透露,“车串串”拉客已不是什么稀奇事,一直在管,但一直都管不过来,只能尽量杜绝。“很多车串串还仿制了我们车站工作人员的工作牌,戴在身上拉客,“曾经我们还抓到过一些,还报了警。”因此,在咨询处办公室内拉客便不难理解,“人家一看这个地方是正规的,也就相信你了,你说啥子就是啥子。”

“在站外哪里?”记者追问。“我们晓得安排,我跟你说了你也不晓得在哪里。”男子回答。见记者问得太多无心买票,该男子随后拒绝交流。

昨日,处理该事件的高速交警朱江介绍,经调查,他们发现乘客所持车票,有的是没有时间、地点、车次、车牌的手撕票,有的甚至只是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地点、人数。

“很多周边区县的旅客,为避免提前几天跑到车站买票,可以打电话给长途客车司机,在确定好时间和人数之后,客车司机可以帮乘客提前买好票,到时候乘客可以直接到咨询点取票。“只做咨询服务,车站的票不可能在这里出售的。”这名人士强调。

“在搞些啥子名堂。”一位负责人指责身旁的保安。两名保安立马走到车站入口处,对着几名疑为“车串串”的男子吼道:“走开。”记者询问了一位跑深圳客车的司机,认不认识先前在咨询点里面的人,该司机摇了下头,说“认不到”。一位工作人员在旁边搭话:“就是那些车串串”。

下午4点半,当记者再次到“超长客运咨询处”询问车票信息时,办公室里两名男子说:“到窗口去买,到窗口去买。”记者又在车站售票大厅询问了另一位保安,“到上海在哪里买票?”该保安迟疑片刻,问:“你买票没有嘛?”“没有。”记者回答。随后,该保安把记者带到售票厅旁边的一家超市,对着一位中年妇女说,“这里有一个……”。

位于城北客运中心进站口旁边的车站“超长客运咨询处”,是城北客运中心专门为方便长途旅客而开设的。城北客运中心一位负责人说,旅客可以到此咨询点咨询长途客运的班次、行程等信息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没有了